这脏水别往她身上泼

时间:2021-01-14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反正这封将早前深夜与女性友人的壁咚、搂腰、摸头,归结为有人在背后设计的律师函,看得飘一头雾水。 毕竟,不管有意还是无意,李湘多年来给大众的印象,就是财务自由、业务拔

  反正这封将早前深夜与女性友人的“壁咚”、搂腰、摸头,归结为“有人”在背后设计的律师函,看得飘一头雾水。

  毕竟,不管有意还是无意,李湘多年来给大众的印象,就是财务自由、业务拔尖、说一不二的独立女性。

  但没想到,04年《快本》走到第七个年头时,她突然决定出走。(如果不是她这个决定,很难说当今的快乐家族是否还会存在)

  更有对现状的反思:那时《快本》虽是观众体量最大的国综,但已经不再坐拥千禧年之初的制霸地位。收视和市场,都在走下坡路。

  金智英的父亲被公司辞退,几经周折开了一家粥品店。在一次老同事聚会上,他对如今的家庭境况十分得意,大女儿当老师,二女儿在首尔读书,还有小儿子可以依赖。生意不错,又早早买了公寓。

  这时,金智英母亲的一句话直中要害,“你的人生走到现在的确已经算成功,但这绝对不是你的功劳”。

  这个时代,仍会把“家庭”算入女性成功与否的考核标准。她们在其他方面的光芒,总会不可避免地被家庭或者丈夫抢占一部分。

  而对于失爱的婚姻,利益、资源、资产、人脉这些因素都会盘根错节般地交织在一起,成为勉强维持的粘合剂。

  至于当某种婚姻模式一出现,如女强男弱,就必定要编排女方不断欺压男方,男方迫不得已走入其他人的温柔乡这种剧本……